Symbolic Interactionism

符號互動論 / 象徵互動論

基本概念

in Craib, I. (1986). 當代社會理論, p.111-127

  • 意義(meaning)形成於互動過程中。
  • 意義符號(significant symbol)
    • 意義符號或語言:人類有別於動物之處
    • 意義符號勢能互相認同的,是共同擁有意義(meaning)的。
    • 有意義的符號使人類有能力在想像中事先排演,… 人得以考慮與選擇…。此即Blumer 的詮釋過程。
  • 互動
    • 互動過程是人們試圖達成實際結果,而互相交往的過程。
    • 自我互動與內在對話:
  • 自我
    • 兩種自我(Me, I):自我,與他人眼中之我
  • 社會化
    • 社會意識的形成: 扮演被概化的他人(role of generalized other)

三項基本前提

the three basic premises of symbolic interactionism

  • Human beings act toward things on the basic of the meanings that the things have for them.
    人類基於事物對自已的意義,而對事物採取行動。
    > 人類對待事物的行為係以此等事物對他們的意義為基礎。1)
    > 人類行為總是以事物對其行為所具有的意義為基礎,將其行為朝向該事物。2)
  • The meaning of things arises out of the social interaction one has with one's follow.
    事物的意義是在社會互動中浮現的。
    > 意義是人類社會中互動的產物。3)
    > 事物的意義產生於行動者同其伙伴所進行的社會互動。4)
  • The meanings of things are handled in and modified through an interpretative process used by the person in dealing with the things he encounters.
    事物的意義,是由人在處理它時所詮釋與掌握的。
    > 透過每個用來處理各自遇到的符號的詮釋過程,這些意義得到修正與運用。5)
    > 事物的意義是行動者在對待他所面對的事物時,通過一種詮釋過程而被把握和被修正的。6)

發展過程

影響:

  • 認識論:個人經驗主義:杜威、華特森、詹姆士的自我論、庫里的自我論。
  • 社會學:韋伯的社會學:詮釋性理解、齊默爾的社會學:對個人行為與關係的重視。

奠基:

與結構功能論的比較

in Craib, I. (1986). 當代社會理論, p.111-127

  • 由unit act 概念,
    • 結構功能論: 角色結構與社會體系的關係,與角色行為與社會行為的關係
    • 象徵互動論: 固守性動者作選擇的研究取向

批評

in Craib, I. (1986). 當代社會理論, p.111-127

  • 理論曖昧不明
    • Craib 對 Symbolic interactionism 的辯護:「這是此一取徑對社會學之特出貢獻的一個必然特徵。如果,它的目標是在揭示人類行動『因時而異』的邏輯,如果社會互動確是不廷流動的過程,則理論的出發點就必須是柔順多變的,和令人知覺敏銳的,否則我們將會失去研究對象的根本特徵。(p.120)」
  • 缺乏結構
  • 互動論低估了意義形成過程的複雜性
  • 只建立了目的論上的解釋:缺乏發展進一步普遍概化理論的能力。

References

  • 高宣揚(1998)。 象徵互動論的新發展。載於 當代社會理論。(第1冊,頁 443-534)。 台北: 五南。

  • 鍾蔚起(1989)。簡介符號互動論及其在教育上之應用。教育文粹,18,頁 18。
  • 林美玲(1993)。象徵互動論及其在教育上的應用。現代教育,8(2),頁 20-45。

Meta

1) , 3) , 5)
Craib, I. (1986). 當代社會理論, p.111-127
2)
高宣揚, 1998:475
4)
高宣揚, 1998:476
6)
高宣揚, 1998: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