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Noblesse d'Etat / Bourdieu, P. (1989)

Citation -

  1. Bourdieu, P.(1996)。The state nobility: Elite schools in the field of power(Noblesse d'etat)(L. C. Clough譯)。Cambridge, UK:Polity Press。
  2. Bourdieu, P.(2004)。國家精英(楊業平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Keyword - Bourdieu, P.

社會結構和心智結構

  • 社會學的目的
社會學的目的在於揭示構成社會空間的不同社會人群的最深層的結構,以及傾向于確保社會空間的再生產或者變革的「機制」。(p.7)

結構與機制

  • 結構
  • 機制
  • 社會空間
  • Bourdieu 的社會學
    • Bourdieu 與如何開始他的社會學:其生平
    • 主客觀調和(1):Bourdieu 把自己的社會理論稱為「建構的結構論」或「結構的建構論」….以相關性的原則探討主觀與客觀因素在實踐過程中相互滲透與相互轉化的現象和邏輯,從而把傳統理論和方法論加以分割和對立化的主客體因素,在其實際相互滲透的運作過程中進行探討,揭示人類實踐和社會實際運作中主客觀因素之間所發生的「建構的結構化」與「被結構的結構化」的過程。
    • 主客觀調和(2):社會和人類行動是能動者的歷史性與創造性「慣習」的實踐。「因此,不論研究什麼樣的社會問題,Bourdieu都把焦點集中在能動者慣習在實踐中的表現,探索歷史軌跡和現實影響,分析其不斷轉化和不斷更新的再生產過程,揭示其再生產過程之內在動力和外在表現網路。
    • Bourdieu 觀點的歷史軌跡:
      1. 1958: 探討阿爾及利亞勞工問題時,提出一「時間性的稟性研究的社會學」
      2. 1994: 強調其理論重心是揭露社會中的各種「關係的雙重意義」,同時又強調必須採取一種「雙重閱讀」的原則,也就是一種「相關性」與「生成性」的閱讀法。
  • 文化再生產

第一部份

第四部份

La Noblesse d'Etat 第一章 權力及其再生產

Forms of power and their reproduction

Citation -

  1. Bourdieu, P.(1996)。The state nobility: Elite schools in the field of power(Noblesse d’etat)(L. C. Clough譯)。Cambridge, UK:Polity Press。
  2. Bourdieu, P.(2004)。國家精英(楊業平譯)。北京:商務印書館。

摘要

最簡單的: 本章描述在社會空間中的權力結構,與各種各種類型資本再生產的方式。

各段落簡要說明:

  1. 正文前先就方法論,說明如何可以從次場域(高等教育)的資料推導出整個社會場域的權力與再生產。 Bourdieu 先聲明自己「將」與不以實體論者(substantialist)的方式,將由現象空間的關係與特性整理出社會空間的結構。這段比較難掌握。
  2. 權力場域的結構:說明權力場域的概念,與場域內的結構,再生產方式,與權力場域結構中兩種資本的交叉。此段可分為以下主題:
    1. 說明權力場域的概念:定義何為權力場域,由於「資本就是權力」,因此權力場域即為對特定資本類型所有權的爭奪。
    2. 說明再生產方式:引入再生產的概念,與資本再生產策略。
    3. 說明權力場域結構中兩種資本的交叉:說明建構出權力場域模型的方法(方法論說明), 與其結論「形成社會不同場域(藝術、行政、高等教育)的最主要資本類型特性,最主要的[分級]原則為經濟資本,而文化資本為次要的[分級]原則」。
  3. 再生產策略:介紹各種權力場域中的資本再生產策略。最終依照兩種財產轉移方式,區分出「家族模式」與「學校中介模式」。以下三節的翻譯與中譯本有出入,是根據英譯本理解來的。
  4. [家族模式的再生產](the family mode of reproduction):介紹各種家族企業再生產策略。
  5. [學校中介模式的再生產](the school-mediated mode of reproduction):介紹學校模式與家族模式的差異。強調學校模式只是「霸權階級再生產方式的雙重掩飾」
  6. [家族對學校的利用](family uses of the school):進一步介紹霸權家族如何透過學校繼續其再生產策略。

正文前言

  • 楔子: 討論理論解釋的方法論問題
    • 對比學校場域的權力結構與權力場域結構,與聯繫兩者的是一種特殊形式的互為因果相互依賴關係。
    • 以上這兩種結構,在經驗資料上的差距。
    • 權力場域理論的形成:歷史學研究(19th知識場域和權力場域之間的關係)、社會學研究(藝術性消費研究)
    • 由於時間有限,只能對次場域的客觀關係空間進行描述
      • 代價:與實體論[者](substantialist; 指現象背後既有的理論框架)的思維模式決裂;即與馬克斯統治階級論決裂;亦即與「統治階級/精英階級」存在的認識基礎決裂。
    • 實體論決裂的困難。實體論基礎的公設,假定以下現象存在:
      • 承認:馬克斯統治階級論;即有「統治階級/精英階級」存在,是整個研究的認識論基礎。
      • 承認:群體(population)存在。群體是指「既能夠接收實際劃分,同時又能夠通過相互作用和實際聯繫而結合在一起,並且可以直接觀察到的所有行動者。

Note:

但是實際上, Bourdieu 並不打算付出這樣的代價,實際上也沒真的付出這樣的代價。所以後面 Bourdieu 用他特有
方法巧取回這樣的代價。
其一,就是把這段寫的深奧難懂,讓討債的人不知道其實他沒付入場費;
其二,他牽拖其他歷史學、統計學者、以及所有有分類工作的研究,建立自己用來解釋現象的理論性分類合法性;
其三,他使用了自己以往研究的理論框架,取代了馬克思的框架,以解決與實體論決裂的問題;這就像是詭辯
     「代幣不是錢幣」一樣, Bourdieu 終究還是用自己理論作現象背後的實體了。
  • 實體論與個體論的統合(pp.455-7):(看Bourdieu如何論證,透過對無形關係空間的建立統合實體與個體)
    • 無形的關係空間,及其優勢:
      • if「善於建構人們已經論述過的那些現象,善於閱讀根據關係思維模式的內在邏輯所整理的材料」,then「問卷分析能將不同位置之間,不同立場之間,以及如此定義的兩個空間之間的關係體系揭示出來」
      • 上述作法所得到的結果,此無形的關係空間,比常識性的明顯直接數據更具實在性。
      • 空間:個人、群體、群體的特性,受到類型學、統計學的重視
      • 空間:人們根據歸類(貼標籤)界定自己的同一與分辨的實體,根據群體與群體特性建構空間
      • 無形的關係空間:構成了真正的定義原則。
      • 無形的關係空間:描繪相對於這個空間而被重新定義的那些群體和特性
      • 無形的關係空間:預言相對於這個空間而被重新定義的那些群體和特性
      • 建構恰當的關係體系:同時考慮行動者與其特性 (個人與個人特性)
      • 建構恰當的關係體系:人與人或群體的關係中,行動者的特性才會出現 (因為有個體與個體關係,才能抽象出特性;由個體關係定義涵蓋整體的特性)
      • 建構恰當的關係體系:透過特性獲得個體在空間中的位置 (由整體定義個體)
    • 社會科學建立的空間不同於統計學分析建構的空間
      • 社會科學空間是由個體之間、特性之間的客觀關係來定義的;
      • 社會科學空間的特性是可以被實踐,能夠作為權力運作。因為空間存在的目的就是「將他們從無價值和無效能中拯救出來(p.457)」。而特性就是構成特定場域結構(權力場域結構)關係的組成部分。

權力場域的結構

  • 權力場域的定義
    • 權力場域是「由不同權力形式或資本類別之間的力量關係決定的」一種場域。
    • 不同權力持有者爭奪權力的鬥爭場、競技空間。
    • 行動者和機構共同擁有在各自場域中佔據支配性位置的特殊資本(經濟、文化資本),藉此進行對抗。
    • 競爭的力量,取決於:
      • 各自對於不同類型資本間的「交換率(exchange rate)」或是「轉換率(conversion rate)」,即
      • 維護或[轉換]重要事物的策略(維護或批判不同類型的資本[價值]與其合法性)
  • 資本類型(不同類型的資本)
    • 資本就是權力。「資本的不同類型實際上就是在差異化何自主化的過程中形成的某某場域中,發揮作用的某些特殊權力。」
    • 鬥爭的目的在於爭奪決定權,爭奪一種特殊的資本,(關鍵性資本,權力資本),「這種資本能夠賦予人們一種針對資本的權力」。
  • (權力的合法化的基礎)
    • 此一分工是確切商議的結果。
  • 支配性霸權的權力分工(1)
    • 爭奪霸權原則的鬥爭就是爭奪合法化原則的鬥爭
    • 爭奪霸權原則的鬥爭就是爭奪霸權基礎的合法再生產方式的鬥爭
    • Note: (綜合前兩點,隱含一命題:合法化原則就是霸權基礎的合法再生產方式。)

Note: 再生產

複製傳續生產模式的行為就是再生產。複製傳續生產模式的行為的程序就是再生產程序。
  • 再生產策略
    • 每一種權力都不可能僅僅滿足沒有理由的專制性存在,而需要一個合法性的認同基礎。
    • 在多種權力本身存在的狀態之中,由於處於互相競爭、或彼此的互相對抗、或彼此的對立往往是不可調和的互為反證,因此權力存再的合法性是一個重要的問題。
    • 資本擁有者用來維護或擴大其資本,同時[即]維持或改善其社會空間位置的再生產策略,
    • 再生產策略必包含著某些合法化其霸權社會基礎的象徵性策略。
    • 韋伯:社會霸權群體 建立的 霸權意識型態。
    • 偏好體系[偏好系統](價值準則體系)的形成:人們獲利機會的結構的內在化。
      • 獲利機會(chances for profit):「是人們所持有資本的總量和資本的結構中所固有的;」
      • 因此,「人們對社會世界的各種觀點都會根據[合法化所需]的資本類型,以及人們在這個資本的結構中所佔的比例發生分化([區分], differentiate)–這種[區分]表現在人們陳述出來的各種理由和論據中」
        • 例:封建貴族由土地血緣找出自己[霸權地位]的必然性;
        • 例:新興資產階級菁英,歸咎於會考與文憑,及其背後祈求的才能與天賦

Note:

我換一個說法。也許與Bourdieu有所基礎上的不同。普遍性的存在即非權力,權力需要有對立的競爭性概念才會存在,
因此在對立的概念背後必有其之所以對立的矛盾二元對立性。合法性是自身權力之所以成為有競爭目的的「權力」的矛盾
基礎。簡言之,沒有對立合法性問題,就沒有競爭,也就沒有權力存在的必要性。這個角度看,其實有沒有再生產策略不
是重要的問題,誰的再生產策略有優勢,才是決定對立雙方何者有優勢的關鍵性因素。

Bourdieu 的說法有兩種,一種是先有霸權,由霸權**製造**出其霸權自己的合法性。另一種是由偏好系統出發,認為群體由於自身固有的社會與資本結構,形成其偏好的價值判斷系統。
  • 支配性霸權的權力分工(2)
    • 霸權分工中存在根本的對立。例:士兵與教士,騎士與僧侶,實業家與知識份子。
  • 建構權力場域模型的工作
    • 儘管:需要條件多,但可用資料過少。
    • 可能建構的原因:
      • 從前期工作的成果(高等教育空間,圖14),與《區隔》一書中的社會空間圖(圖13),進行比較。這個比較呈現出一致性。其差異為社會流動。
      • 針對回覆問卷([?]沒有說明是何時?對誰進行的回覆問卷。應不是1968-1969年的學生問卷。)分析,描繪其社會出生與其家庭出身的社會空間分佈。使用Correspondence Analysis(對應分析)
        • 面向:(1)佔31.57%,Bourdieu 解釋為經濟支配與被支配、社會出生地位的對立關係(note: 我覺得受薪與非受薪,即可預期收入彈性對立的解釋也能成立); (2)主教與企業主的對立(這個部分我無法理解);及將軍與工程師之間的對立;根據 Bourdieu 解釋此軸反映的是經濟資本與文化資本的比值(越下方文化資本比重越高)。
      • 綜合三種分析,Bourdieu 都認為顯示了 文化資本與經濟資本,是形成社會不同場域(藝術、行政、高等教育)的最主要資本類型特性。而經濟資本為最主要的[分級]原則,而文化資本為次要的[分級]原則。

Note: Correspondence analysis (CORRESPONDENCE):對應分析 see correspondence_analysis

對應分析的主要旨趣在於處理兩個或多個不連續的變項或類別之間的關係。對應分析的特點有:一、對應分析以列聯表為基礎將資料的特性呈現於空間分布
的圖示中,CA接近幾何學的概念甚過於統計的概念(Greenacre 1993:7-8)。透過各個類別或變項在空間的分布距離探討類別間或變項間的關係,將複雜的
資料結構視覺化(Clausen 1998:1)。第二個特點,對應分析是探索性的資料分析方法,主旨不在於檢證資料是否適配研究者設定的理論模型,而是呈現資
料本身的結構(Greenacre 1993:6)。4將CA從理論層次應用到社會科學界的是Benzécre特別強調歸納法的資料分析,而不是一般統計方法較常使用的演繹
法(Clausen 1998:6)。此外,如Bourdieu所說,對應分析是一種對眾多關係的「思考」的方法,不同於一般的統計模式蘊含著某種社會或行動的因果哲學
(引自Tarnai & Wuggenig 1998:177)。對於社會學而言,對應分析以低度抽象以及圖解的方式提供社會學者探討和思索社會位置、價值取向以及行為模
式之間可能關係的有效方法。 (陳家倫, 2001)

對應分析的基本原理可以和因素分析相關的主成份分析(principal component analysis)相符合(Clausen 1998:5)。其次,對應分析強調空間分布圖
顯示資料結構的特徵,和MDS(Multi-Dimensional Scaling)有許多相似之處。(陳家倫, 2001)

此處使用的CA圖(圖15, 頁464, 英文版有註此圖為 Correspondence analysis)應屬於非對稱圖。根據陳家倫(2001)說明:「非對稱圖(asymmetric 
map)中,頂點(vertex or vertices points)代表想像的列極端奇異值,限定奇異值點之位置的範圍,最分散的點就在於vertices points上。因此,
在非對稱圖中所有的點都落在頂點之內。某個代表列的奇異值的點越接近頂點(代表行的類別),表示對應的列和行的相關性愈高。在非對稱圖中,頂點和列
的奇異值都同樣重要,列的奇異值可以直接參考頂點作為解釋。此外,不論是對列的分析或是對行的分析所得到的對應分析表,彼此有很高的相似性,也就
是兩者相關非常高(Greenacre 1994:14-18)。」

Note:

有些問題,可以提出討論,進一步釐清一些問題。可能是我解讀錯誤,不然就是 Bourdieu 錯。
1. 我沒看過1979寫成的《區隔》一書,因此其「社會空間圖」是如何導出的,是一個疑問;根據此圖的相關細節,如 x,y 軸沒有提供解釋成分比例,
   應該與高等教育空間圖所使用的主成分分析是以不同方法繪制而成的。
2. 《區隔》一書成書 1979年,「高等教育空間圖」根據的是 1967-1968年的教育資料,這中間有十年的差距,Bourdieu 並沒有說明。
3. 比較「高等教育空間圖」(圖14, 頁463),與應當是同一份的「高等教育機空間」(圖3, 頁249);因為 x,y 軸的第一與第二主變項的比例一樣,
   而且學校數量都是84(N=84);然而裡面的學校空間分佈位置卻完全不同,應是90度軸心錯置。這個 x,y 軸的90度錯置,對於 Bourdieu 的解釋
   顯然沒有太大影響。
  • 權力場域結構的說明
    1. 權力場域結構是根據主要分級原則(經濟資本)與次要分級原則(文化資本)所構成的交叉結構。(此論點我認為有待商榷,見下)
    2. 場域中的對立結構(根據前一命題[1]找出事證):
      • 經濟權力支配群體與文化權力支配群體對立。以高等教育場域與藝術場域為例。
      • 專家治國國營企業家與私營家族企業家的對立。
    3. 指控人們拒絕承認以上的對立(命題[2])。「這種對應關係是一切效應的根源,而人們又拒絕理解此一根源(指控)–如果人們僅僅關注環境的特性,而無視在社會關係空間裡與社會人群及其特徵不期而遇的位置的特性,這時,他就會去拒絕弄清楚這些效應的緣由(此語法邏輯類似:大家都做了壞事;如果一個人所見與我不同,就是作壞事;其所見就是上[1][2]兩點)。」
    4. 不同場域間區分的聯繫,造成一石二鳥的象徵性雙重效應:
      • 不同場域的支配者與被支配者會互相結盟。
      • 不同場域間的結盟,為分級劃分的原則,與普通語言中的對立概念,提供了客觀基礎。(社會的對立,提供邏輯客觀上對立的基礎;此論述類似社會語言學與社會建構論)
      • 不同場域的結盟,同時也造成一石二鳥,象徵效能的雙重性效應。
    • 因為[3],人們拒絕承認對立而被蒙蔽,與[4],不同場域間分級原則的結盟聯繫造成的雙重效應,所以「學業分級掩飾的是社會歧視的現實」。
      • 「通過不同場域中使用的分[級]原則之間的對應關係,以及在特殊情況下,學業場域和整個社會場域使用的分[級]原則之間的對應關係(這種對應關係使成對的形容詞,如輕重,能夠以不同的內涵在不同的空間中發揮作用),人們以最不易察覺的方式實現了最無懈可擊的學業分[級]行為中所包含的社會歧視。」

Note: 交叉結構的商榷

根據 Bourdieu 所使用的統計圖像化技術,本質上就是將多維的變項降維到二維以內的變項。此一降維關係到資料豐富度的縮減,如果不去考驗此
二維變項在降維過程中的代表力與解釋力程度,是無法證明權力場域是經濟資本與文化資本的交叉是社會現實。在1967-1968的資料分析中,至少
應該還可以再透過特徵值考驗,或陡度考驗,決定在此社會多變數空間中,應該保留多少變數面向以維持一定的解釋力;但這方面的考驗在
Bourdieu 前期與後期的分析中都缺乏。
我相信 Bourdieu 的研究應該不會發生這方面統計上的失誤,(例如,選出的這兩項主要分級原則的特徵值都低於門檻值1),但是兩者累積解釋變異
量的比例只達未過半的 48.1%(31.4+16.7),在這類型的分析中,並不是一個很有力的結果(例如,達70%以上的解釋變異力);而這個低變異解釋力,
在 Bourdieu 的論述中是被忽視的,即幾乎完全不影響他對經濟資本、文化資本作為最重要的兩個社會現實面向的結論。某個角度來看,1967-1968
現象中,這兩個資本面向的解釋力不過半,80年代後可能還更低,用來作為 Bourdieu 原本理論的証否也未嘗不可。)這是在接受 Bourdieu 的結論
時,需要再多考慮其結論的有效力。
以政治上的比喻,這就像是即便兩個號稱最大黨的聯手,在議會表決中也無法超過50%的票數,這樣的現象說明這兩個政黨沒有絕對的主導力。而如果有
所謂議會決策上的主導力[霸權],必然不是出現在政黨結構特徵上,一定還有其他的要素需要發掘。而 Bourdieu 只追究這兩個最多數黨的結構比例,
反而忽略掉背後可能的主導結構。

再生產的策略

接下來要描寫權力場域的原動力。 為了爭奪支配其他權力的權力而展開的整個鬥爭的邏輯,都由於兩個巨大的變化而改變。這兩大變化:學業稱號的強化、技術稱號的衰退。

為了了解不同[類型資本]之間交換率的改變,對權力場域和權力型學校場域產生什麼樣的影響,首先需要:

  1. 了解再生產方式的再生產策略體系,然後
  2. 了解資本的特定結構傾向於那一種特定的再生產方式,
  3. 這種特定的再生產方式的特徵,在於其再生產策略,適合需要再生產資本類型的特殊性

Note:

聽起來,像是透過延續特定生產方式的策略,使權力既有者得以壟斷或寡占特定類型資本,以求得最大利益的模式得以不斷延續。繼續看下去。
  • 強調再生產策略,是為了了解實踐的原則。由此來看,再生產策略、慣習、[文類](genre),三者有這同樣的意義。
    • 「慣習相似的所有行動者的實踐同樣也會具有風格上的一致性,而且這種一致性使得每一項實踐都能夠成為所有其他實踐的暗喻形式,因為這些實踐是同樣的感知圖式、思維圖式、行為圖式在不同場域中製作的產品。」
    • 再生產策略:獨身、繼承策略。「盡可能以最小的損耗來確保家產的代代相傳」
    • 教育策略:繼承策略的一部份。
      • 是一項長期投資
      • 投資的首要目的是要生產出有能力、有資格繼承群體遺產的社會行動者。
  • 再生產策略的類型:
    • 繁衍策略
    • 教育策略
    • [保健]策略
    • [財務上的]經濟策略
    • 社會[資本]投資策略
    • 婚姻策略
    • 社會公正策略:運用策略使霸權基礎合法化
  • 各種策略間的相互依賴關係
    • 學業與繁衍策略的相互關係。繁殖率越低,求學機會越高。
      • 有種種原因
      • 「主要的原因在于,學業上的雄心從一開始就是企圖透過苦行來獲得升遷,而升遷正式限制生育的根源。」(不懂)
    • 學業與婚姻策略的相互關係
  • 教育投資策略:是最再生產策略最好的例子。
    • 經濟學家的教育投資研究,只估計財務上的投資與回報,忽略了其他類型資本,如文化資本、社會關係資本等。
    • 每個個體,會有不同偏愛的投資結構,此偏好取決於他所擁有的資本總量與資本結構。
      • 職員與小學教員:投資集中於學業市場。
      • 家族企業家:其社會成功不取決於學業,因此不依賴文化資本上的成功。
  • 再生產工具
    • 家庭單位,利用不同的制度化機制(經濟市場、婚姻市場、學業市場)作為再生產工具使用。
    • 決定再生產工具的結構,導致差別收益()
    • 「差別收益1)是不同的再生產工具對不同的行動者所做的投資給予的回報」

Note:

簡單的說,既有的資本總量結構決定了該家戶所能採用的再生產工具。
  • 指責「民主化」、「社會移動」的看法是天真的。
    • 天真的原因:忽視結構轉移();將同社會空間的移動視為向上移動。
    • 只透過「社會階層」一維的思維,將看不到在轉換類型資本[即,轉換社會空間環境]時某種「職業繼承性」
  • 應該:區分同一場域空間內部的移動,與場域之間的移動。
    • 同一場域空間內部的移動:是構成競爭的特殊利害關係的資本類別的累積行為,確定已有資本。
    • 場域之間的移動:是資本類別的轉換行為,由某依場域內流通的資本類別轉換為另依場域內流通的資本類別。
  • 有時候,資本霸權者必須不斷變換自己資本類型以維持自己資本價值上的優勢。
  • 同依經濟空間中,有兩種財產轉移方式(策略):
  1. 通過財產、稱號繼承權,由家族控制的轉移。此即下節的「家族再生產方式」
  2. 通過學業稱號,由學校(和國家)確保和控制的某種終身權力的轉移。此即下下節的「帶學業成分的再生產方式」。

Note:

在法國,學校系統與國家系統是同一的,因為所有學校的成立都是透過國家政策形成的,自拿破崙起便是如此。此與英美私人興學的傳統不同。

家族的再生產方式

Note:

可以在閱讀時,試著從實例來理解,或是証同 Bourdieu 的想法。
1. 力霸王家集團 / 台塑王家集團 / 鴻海郭家的接班問題[[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webarticle.php?id=25053]] (經濟資本)
2. 宮崎駿的二馬力工作室: 宮崎駿, 宮崎吾朗, 細田守 (文化與經濟資本)
  • 家族企業的發展確保政策,狹義的經濟策略以家族再生產為目的(只要企業是屬於工業、農業、商業,即可視為經濟場域中的資本共同體)。
  • 提到的策略類型
    • 婚姻策略
    • 子女生育策略
    • 家族財產分配策略
    • 遺產策略
    • 教育策略
    • 家族精神的強調
  • 婚姻策略:婚姻買賣(利益聯姻),內婚制
  • 家族財產分配策略:
    • 避免分割:家族精神的強調、家族財產法人化。
    • 避免外人加入家族:選擇限定社交圈
    • 同上,但配合教育策略:選擇貴族寄宿學校(英國式)、私人家教。
    • 家族精神的強調,家族活動。
  • 教育策略:
    • 避免家族財產被外人瓜分:配合家族財產分配策略:貴族寄宿學校(英國式)、私人家庭教育。
    • 拒絕文憑合法性:在經營精神中強調實務經驗知識,而非文憑知識。
    • 以文憑保障繼承者:教育文憑的用途,提供保障使繼承者能在「企業的技術骨幹前樹立威信」(此論點在書中並沒有提出證例,沒有處理這一款與上一款之間的矛盾)。
    • 提出:忽略學業知識的教育策略導致企業失敗。如:缺乏其他資本形式轉換的能力(至少不能轉換為學業文化資本)。

Note:

Bourdieu 似乎認為家族式再生產方式不是好的再生產方式。因為大部分提到的証例都是關於失敗的家族企業,只有一個因為內婚制成功的案例。
Bourdieu 認為家族式再生產方式失敗,在於不利於資本形式的轉換;而資本形式轉換在企業規模擴張(既有資本累積模式能有效運作)時不是問題,
在企業規模縮減時候會陷入無可救藥的危機。

帶學業成分的再生產方式

文憑是官僚主義的大企業的通行證。

Note: 官僚大企業

Bourdieu 似乎無意識傾向認定大企業都是國營或組織嚴謹的工業商業企業。在 Bourdieu 的企業對立結構中,
只有家族企業與專家治理或國營企業的對立。LV、香水、服飾時尚這些都不算在這個官僚「企業」隱喻中的「企業」
;即使它們有的在國際上獲得的成功與收益都不低於 Bourdieu 認為的「大企業」。這使得 Bourdieu 在此對企
業的批判與對官僚主義、國家權力的批判同一化,而無力處理跨國文化企業,如 Disney, LV 。
  • 學校與學校造就的群體,取代家族在再生產系統中的地位。
    • 家族企業主管的學歷普遍較低。(我想,就算事實現況相反,家族企業主管學歷普遍高,也會被 Bourdieu 當成再生產模式的正面証例吧)
  • 學業群體的再生產策略
    • 社會群體用以保護其社會資本的策略,與家族使用的策略一樣。
    • 人數限制:「再生產策略履行著包容與排斥的職責」(用張大春的話:「接受某些人,同時拒絕某些人」)
  • 學業模式與家族模式的差異
    • 學業模式中有「純粹的統計學邏輯」:「學校進行的所有權轉移是以行動者個人或者集體分散持有的股份在統計學上的集中為基礎的,它能夠確保整個社會階層的財產的任何一部分都不被分割。」
    • 學業模式或許較家族模式更能夠忍受社會結構的變化。

Note: 重分配

我是以經濟學上的重分配概念,理解純粹統計學邏輯那段話的。就是通過相同學業文憑的人,重新分享彼此所有的文化資本基礎。
同樣台大畢業的,分享同樣文憑所持有的象徵性文化資本;即便每個人在學校求學的程度都不同。同樣台北大學畢業的(非台灣大學),
也享有同樣文憑所持有的象徵性文化資本;即使一個台北大學學生很有可能比一個台灣大學學生更為有料,也不會改變社會對整個學
校文憑的資本評價水準,因為文憑的「股價」是在所有畢業生所累積出來的文化資本所重分配的結果。

但是,因為如此,我不認為家族式再生產中,就沒有這種重分配現象。只是家族重分配的基礎母數很小,因此可能動用不到「統計學」
這一個隱喻。Bourdieu 也注意到家族模式中的重分配現象,只是換成另一個辭彙「參股關係」(頁509-511)。
  • 學業與家族(既有資產階級家族)利益間的矛盾
    • 不利於既有資產階級家族利益:無法兌現此文憑的價值
    • 在不影響既有資產階級家族利益的情況下,資產階級家族不在意多投入「過剩的資產階級權力」到學業系統中
    • 幾乎所有資產階級家族繼承人,也會獲得學業文憑
    • 一方面,減少淘汰的門檻,使得學業淘汰的合法性可以同時被學業與既有資產階級所接受
  • 利益矛盾受害者的策略
    • 補償個人因為無法轉換既有利益所受到的損失:往官僚主義不嚴重的社會空間移動,從事庇護型職業。(很辛辣的隱喻指控:不官僚主義就是庇護性的)
    • 減緩(因淘汰門檻減低造成的)文憑貶值:建立新的位置(發行新貨幣)
  • 再生產方式的雙重掩飾:「統計中加總所構成的掩飾,以及能夠造成統計偏差的文化資本的直接傳遞所構成的掩飾」
    • 掩飾:「表面看來,教學體制非常接近於一種隨機的重新分配體系,而且這個體系似乎必然要對各代人的位置進行重新分配,就是說,教學體制的運作表面上向抽籤一樣具有公正性,然而,事實上,這個充滿系統性偏差的體制帶著滿臉的清白與無辜產生的效應最終還是無限接近於通過直接繼承進行傳遞所確保的效應,顯然這些效應是隨機的重新分配所辦不到的。」
    • 以往對社會公正性的要求,落實在法令等制度上(遺產法),使一些繼承策略得以公開進行,但也蘊含另一種地下策略(學業策略)。
    • 實業資產家仍然可以成立自己的教學機構(庇護性學校)
    • 「一個白手起家的人要想進入專業經理人企業或是國營企業,已經是越來越不可能」,「幾乎所有國營企業的大老闆都出身於與實業資產階級有關的家庭」。
    • 巴黎資產階級,長期將子女送到特定的「公立中學」就讀,再進入「大學院」。(請參考第一週對法國教育制度發展歷史的介紹)

Note: Bourdieu 的無限接近有多無限

如我在此章第一節的統計部分所質疑的,Bourdieu 所能解釋的兩個主成分也只能解釋40年前現象中不到50%的空間特徵。
但是 Bourdieu 心裡早已經認為這 49% 已經是 100% 地「無限接近」了。他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認為家族與學業造成
的再生產繼承是「無限接近」的。

學校的家庭式管理

應避免簡單將再生產模式理解為求助於家族或求助於學校兩方。

學校策略與家族策略的組合連續技:

  • 學校實施的再生產活動依賴於家庭對文化資本的傳遞;
  • 家庭透過學業邏輯(文化資本)整合累積家族資產,以抵消純粹依循經濟邏輯所帶來的家族分裂危機。

家族中的資本成分(除經濟之外):

  • 家族精神,確保能透過家族關係網建立家族資本總量。(文化與社會資本)
  • 個人所帶的各種資本類型,入股在整個家族資本總量中。(各類資本的整合)
  • 家族關係網作為一種社會資本,不能歸結為經濟或文化資本,也不完全獨立於兩者之外。

兩種再生產模式

  • 對應家族的兩種慣習
  • 對應學校的兩種慣習:分布在學業空間不同教學機構的特權性質的慣習的不同
    • 名牌文憑是進入特定場域的特權
    • 只要求最低程度的神化

神化

  • 接近貴族學校的功能
  • 這些神化活動並非由最「學業化」的教學機構進行。但表面上仍可因為在社會上教學機構的中立性被認可。
  • 神化用機構:巴黎政治研究學院、國家行政學院

口試活動中,對文化慣習的要求。 Bourdieu 雖然承諾我們要比較兩種不同學校間的口試對話差異,已清楚顯示這兩種學校(學業學校、神化學校)顯著的不同,但是我怎麼看都只有一所學校的口試內容而已。

口試內容, Bourdieu 的解讀著重於,口試活動是審查者在為考生進行社會空間定位。這是本書第一部分最主要的議題。但是這裡應該呈現的是學業學校與神化學校在口試挑選活動上的差異。但是我沒有在下文中看到這方面進一步的比較。

Note:

神化,或反之妖魔化,都是指責某項活動掩蓋了一項事物的本質。使之被高估為「神化」,使之被低估為「妖魔化」。
指責教學機構神化,一方面指控這些教學機構什麼都沒作(沒有提升學生本質),另一方面指責學生的程度是贗品(學習投資的結果是不真實的)。
2018/12/02 17:45

Reading Memo

Metadata

Author - Pierre Bourdieu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