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Note 是最常見的學術書目管理軟體。許多學校也都有購買校園授權。我所念的科系現在主要使用APA 美國心理學會的學術出版格式,可是中文與英文的呈現卻有一些不一樣的地方。例如,中文要使用全形的標點符號,英文要用半形;一些說明性的文字,如「某某編」,英文要用「XX (ed.)」,等等許多相異之處。所以我略修改了一下英文APA格式,讓EndNote可以產生中文的APA格式。

之前因為寫碩論做了APA第五版的中文樣式檔。但是畢業後,因為回去職場就不管APA發展到哪裡了,也沒有很想更新第六版。現在看來又得面對研究論文,只好急忙修改出APA中文第六版的樣式檔來將就著用。各位請試用看看。礙於軟體限制,有很多中文樣式產生出來還是要回頭在編輯修改的,無法盡善盡美,請多見諒。

PS. 我畢業之後就沒有合法取得新版EndNote程式的管道。身為一個奉公守法的好國民,目前只能測試到EndNote X6為止。更新版本的支援請洽台灣的軟體代理商。

下載樣式檔

New: APA 6th 中文版 for EndNote


安裝方式

  1. 將此樣式檔放到程式集中的EndNote的Styles資料夾內。[EndNote X ~ X5]可能會是 C:/Program Files/EndNote/Styles/。 [EndNote X6] 樣式檔路徑改為 My documents\EndNote\Styles
  2. 開啟 EndNote 程式
  3. 開啟 Style Manager 。在功能表的 Edit > Output Styles > Open Style Manager
  4. 勾選 “APA_6_TW”,然後關閉 Styles Manager
  5. 完成樣式的安裝

版本相容性

目前測試過,Windows XP EndNote 8, 9; Windows 7 X3 (MS Word 2007), X4, X5 (MS Word 2010) 皆運作正常。如有操作問題,歡迎回報。

版本紀錄

  • APA 6 0.21 (2013-02-15) APA 第六版中文樣式檔釋出
  • APA 6 0.22 (2015-07-10) 修改 Windows 8 / Word2013 下,文內引用(In-text citation)逗號消失問題。

(原文寫於 2012-10-22,是為了某處寫的想法與觀察。事隔多日看到筆記,重新公開作為備存。)

摘要

  • 許多對於數位閱讀的探討與想像,都只是「在數位載具上的閱讀行為」,而不是「在豐富數位環境下的閱讀行為」。
  • 當我們把問題從「數位科技載具」轉向「數位社會體驗」時,我們思考的就不只是書應該如何如何,而是「閱讀」應該如何如何。而且,在社會的脈絡中,「閱讀只是一個手段,而不是目的」。

被老師抓去幫師大數位內容學程講課。原本還想拿舊的講稿小改一番,但之前的內容實在太舊了,所以只好硬著頭皮大改,改著改著就變成這樣了……

很久以前(2004)就想用卡爾維諾的《給下一輪太平盛世的備忘錄》來象徵網路內容的未來風貌,我覺得那本幾乎是一本預言書。這次算是努力的把架構套上去了。就寫著有趣,也請各位看倌別太認真就是了。

 

1.

這是個有多元價值的時代。一方面,看到一位認真的大學教師,因為拒絕論文發表,而被學校認為不符合「組織標準」而予以辭退的這則新聞[1](以及其下各種意見與水準的討論,值得一看)。而另一方面,台灣評鑑機構認為透過計量才是一種符合「客觀合理事實」的高等教育評鑑方法。兩者各有自己意見的正當性,但一種反諷(irony)感油然而生。

2.

如果要避免工具律(Law of instrument)的尷尬,所有的專業工作者:包含學術與科學研究者,都應該隨時反思原本的目的是什麼?而一點點歷史回溯書目計量學方法與工具發展的基礎,會幫助我們更了解這種專業方法創始的原初目的[2]。

知識社會學的先驅 Robert K. Merton,他的目的在探究科學知識增長的原因。Merton 認為研究者們的書目引用行為,構成為學術獎勵系統的基本元素:書目被引用的越多,代表為學術社群提供更多原創結果,而學術社群也給於他更高的社會(或象徵)地位[3]。而這個理論性觀點,也成為大部分科學論文引文研究的前提基礎。但這種單向獎勵系統是有缺陷的,因為不可避免的會導向大者恆大的馬太效應現象[4]。確實我們可以發現許多這類現象,但學術圈並沒有真的變成一個越來越窄的圈圈。Diana Crane 的研究結合了 科學計量學之父 Price 的研究,以及 Thomas Kuhn 的典範轉移概念,一方面說明學術出版如何由剩轉衰的過程,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無形學院」:非正式的學術傳播網絡,在學術創新上扮演的重要角色。

3.

這意思是說,如果我們重視影響學術創新的因素,想要找出下一波學術研究前沿,應該不能只是重視形式化的學術傳播管道:而更需要重視非正式的學術傳播行為。形式學術出版的具體數據,往往只是整個學術現象的落後指標:只能凸顯學術領域的正在蓬勃成長或是正在衰退。換句話說,當這種論文計量方法與評鑑系統的結合,只能凸顯那個領域正熱門,也就不過是作為一種強化馬太效應的獎勵系統之一而已。

4.

當研究者面對的是一個複雜不過的現象,應該是如何採用適當的,多元的方法去接近、解析、突破一個難解的迷宮。對引用錯誤行為(自我引用、引用錯誤、引用不等值、二次引用)的探討[6],正是一種對於書目計量研究的工具反思。當了解引用行為決不單純時,會更明白不應該以引用數量為基礎的學術評鑑或政策資源分配工具。如 Rod Kling 對某些領域的公會模式(the guild model)傳播:某些學科中的「進行論文(working papers)」或「技術報告」傳播[5],結合網路網路技術改變了許多學術傳播風貌。

工具或方法本身確實是中性的,數字也確實是客觀的。但聰明的台灣人們似乎不免追求一種「考越高分越好」的單向價值思維。只要掌握了一個方向,不顧三七二十一的把數字做大。當各個學校的機構典藏完全不在乎研究者好不好用,只在乎能不能把數字灌到大學排行評鑑的系統裡面的時候,整個「客觀合理事實」就那麼的脫離了現實。如同一群學者繞著評鑑指標跳著鎚(論文發表)之舞:

 

工具律:若手上只有槌子,每個東西都像是釘子。
Law of instrument: "If the only tool you have is a hammer, to treat everything as if it were a nail.”
  --  Abraham Harold Maslow (1966). The Psychology of Science. p. 15

 

參考連結一覽:

[1] 嚴文廷(2010.10.01)。教學特優副教授 政大不續聘。聯合報, 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274539 

[2] 2010-09-28,資訊計量學(Informetics)課堂導讀,De Bellis, N. (2009). Bibliometrics and citation analysis: from the Science citation index to cybermetrics. Chapter 3。見文末投影片。

[3] Merton, R. K. (1957). Priorities in scientific discovery: a chapter in the sociology of science.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22(6), 635-659.

[4] Merton, R. (1968). The Matthew Effect in Science: The reward and communication systems of science are considered. Science, 159(3810), 56-63.

[5] Kling, R., Spector, L., & McKim, G. (2002). Locally controlled scholarly publishing via the Internet: The Guild Model. Proceedings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Inform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39(1), 228-238.

[6] 蔡明月教授於 2010-09-28,在師大圖資所的圖資所講座中介紹書目計量學研究。內容大致可參考以下書目:蔡明月(2001)。引用文獻分析與引用動機研究。教育資料與圖書館學, 38(4), 385-406。

在台灣圖書館學科系的傳統中,通常都有安排「實習學分」,即必須在就學過程中,要有一定的時間在圖書館中實習。這樣的實習要求,一般是在大學教育階段完成的,而且通常是利用寒暑假時間進行。隨著時代演進,這種實習的形式也持續改變:如各校開始有志工團形式的圖書館服務隊(輔大圖書館服務隊);另一方面也結合海外志工活動,如臺灣師範大學圖資所的海外研習。

馬來西亞的獨立中學都是由華人私人募資舉辦,除了官方馬來語文,也同時有華語文教學的課程。關於獨中的狀況可透過前述維基的獨立中學條目作一個粗略的理解。而各獨校資源匱乏,也影響到學校圖書館在館藏與專業人力的短缺。臺灣師範大學圖資所於2006年一開始的時候(我還在那邊念碩班),就開始到馬來西亞的獨立中學的圖書館進行海外圖書館服務工作(各年度服務團的 Blog 2010, 2009, 2008, 2007),服務工作主要在於中文館藏整理,中文圖書館的自動化系統建制,以及非專業館員的教育訓練。不過,由於台師大圖資所一直很積極的想把學生往國外推,所以今年起也實驗性的組織了第一次的威斯康辛州立大學(UWM) 圖書館暑期實習與參訪

 UWM AGSL藏品數位化實習小組

在全球化中的角色

如果我們把國內相關圖書館學科系的「圖書館服務隊」工作,看作是一些老師與學生們--雖然我覺得老師佔得成份大一點,在傳授課堂知識的同時,也對於圖書館專業實踐台灣在地生活作為一種行動學習的嘗試的話。那麼師大的海外課程也算是一種國際化學習的嘗試。值得稱讚的是,師大的海外研習並不只是一面的往「主流」的歐美國家走,而是先往附近的東南亞華文學校圖書館走,也同時有歐美的參訪團隊。對於台師大圖資所的同學來說,一個暑假可以選擇、分享不同國家間的圖書館或資訊服務工作風景,除了作中學的收穫以外,更有可能可以開拓多元的國際化視野。

當同學們在國際化的認知中,除了「我們可以從人家身上學到什麼」,還能知道說「我們也可以幫助人家什麼」,這會是一個比較健全的國際視野。也才能在幫助別人的同時,注意到自己已經有的成就。

 

志工的心態

最恐怖的志工心態,是抱著「我是來指導你的」。志工同學們應該理解,你是個外來的過客。一個不當的決策,對你而言只是兩週的倒楣,對在地人而言可能是兩三年擺脫不掉的災難。當在地人對你的善意建議多所質疑,你要抱的心態是「去體會理解為什麼」,而不是認為自己的溝通技巧不好。

我想,泰北建華獨中組是個很幸運且很成功的例子。由於有位在當地一年的學姐館長,因此在了解什麼該做、什麼能作的行政判斷上是相當準確的。我感覺到他們所作的是切中當地使用者需求的。初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即便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人類學家,也需要相當的時間才能理解在地的問題與規則。生為一個志工應該要先放下身段,觀察什麼是對在地人的生活真正有幫助的。套句廣告名言「先研究不傷身體,再講求效果」,而不是硬把我們知道的作法套在當地身上。

 

參考連結一覽:

好上司相信的12件事

| | Comments ()

原文 12 Things Good Bosses Believe

  1. 我知道,我對什麼因素能導致成功的理解,是不完全且有缺陷的。
  2. 我的成功 – 對我所管理的人來說 — 是基於精通於大家顯而易見,誰都能理解的事情,而非根據魔法、神聖、主角威能等等沒有道理的能力。
  3. 有遠大的目標是重要的,但想太多也無濟於事。我的工作是專注在能讓每天一步步前進的持續的小成功之上。
  4. 最重要,且最困難的事情之一,是再過度自信與自信不足中間,取得微妙的平衡。
  5. 我的工作是作為一個人體盾牌,保護同事們免於:外來的入侵、分心、無所不在的智障;以及我自己的給他們的入侵、分心、無所不在的智障。
  6. 我努力成為有足夠信心去說服人們我能掌握一切,但又足夠謙虛地瞭解到我常常犯錯。
  7. 我為了我假定是正確的目標努力;並注意是否我真的錯了。並且教導他人一樣要這樣作。
  8. 對於我的領導力、以及我的組織最好的考驗之一,是「當人們犯了錯,下一步會如何?」
  9. 創新是組織最重要的事情。我的工作是鼓勵人們創新,並測試各式各樣的新點子,我也協助他們消滅很多壞點子,當然也包括了很多好點子。
  10.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弱化負面因素,比激勵正面因素更重要。
  11. 我怎麼做事,跟我做了什麼一樣重要。
  12. 因為我比別人掌權,所以我更有機會成為一個不知不覺的傻蛋。

Activity@FB

XXC@43Things

My Bookshelf

Bookmarks Tags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本站所有內容,皆採取創作共用授權。簡單的說,只要附上作者姓名,您可以自由的使用此內容。
This weblog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