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and research relevance / Wilson, T.D.(2003)

Citation - Wilson, T. D. (2003). Philosophical foundations and research relevance: Issues for information research. Journal of Information Science, 29(6), 445.

Keyword -

Wilson 自認為自己從不認為LIS(librarianship and information science)是一個學科。他檢視自己如此認為的原因,是因為資訊研究在本質上是不固著的(non-cohesive)。non-cohesive 我也不知道怎麼翻譯比較好。根據上下文,Wilson如此形容LIS中的「non-cohesive」:「只有少數領域在數年研究過後掌握一個特定的問題,或瞭解特定現象。資訊檢索是其中[少數能持續的]之一,即便如此,這個課題裡面還是有很多,不互相競爭[論辯]、只鎖定在自己研究工作的小團體。例如,文字檢索研究與化學結構檢索研究,很少人會同時參與兩種不同研究…。資訊行為是另一個,也許基於一種發展出適切研究架構的共識,研究會圍繞著幾種不同模型。」

Wilson 認為LIS研究缺乏連結與固著性的原因,是因為沒有一個共同的「研究對象」。也許「資訊」是這個領域都感興趣的,但是Wilson認為資訊不是一個「現象」,這點可由集成層次理論(integrative level)可知。集成層次理論最早由Spencer所提出的第一項原則:「事物會不斷增加其複雜性」,並由李約瑟(Joseph Needham, 1937)闡釋。由於「資訊」此一概念位於集成系統的最上層,在不同的領域與層次都有不同的指涉,因此「資訊」並不是一個單一概念,而是有不同的組織層次,涉及不同理論與實踐。因此,除非提出對資訊研究的取向與觀點,否則不能界定「資訊」涉及的意義。(這一點,使得「資訊」無法成為跨領域研究可以溝通的研究對象。)

Wilson認為,以資訊行為研究的脈絡而言,應該定義「資訊」的層次是「由資訊使用者檢索的(廣義的)文件」。此處的文件(document)包含實體、數位與人與人溝通所用的訊息。

Wilson認為,身為社會科學一部分的LIS,也在50年前一起由實證論模型轉移到現象學論觀點。由研究文獻的方法取向可以反映此一論點。但是,沒有哲學理論架構的方法論,僅僅只是研究機器而已。對研究方法的選擇應該由研究者的哲學立場來決定,而非由研究目標、探索問題的本質、研究新穎性、時間與資源來決定。對學生而言,在建立研究問題與資料收集之前缺乏對研究問題的選擇、對研究方法的選擇,是這個領域內研究水準低落的主要原因。

選擇質性研究取向,隱含的是以現象學觀點審視現實的本質,並能從其中瞭解與獲得知識。

(以下簡介哲學現象學,略。提及Husserl, Heidegger, Alfred Schutz 的理論)

現象學對資訊科學研究的影響:

  • 對質性研究取向的採用
  • Wilson(1981)的觀點受到Alfred Schutz 的影響。(雖然引文內沒有,內文也不可見Schutz的名字)
  • Kuhlthau(1994)的“seeking meaning”
  • 對理論的採用:傳播學Altheide(1977);LIS 的 Ng(2002)
  • 其他受到現象學影響的研究:Dervin (1992, 1996)

其他資訊系統研究與人機互動研究。

  • Minger (2001) 以「embodied」重新論證笛卡兒心物二元論。
  • Dourish (2001) 結合 Heidegger 與 Alfred Schutz,認為透過現象學認為「行動與參與賦予世界意義」的啟發,能幫助系統介面設計瞭解使用者使用技術的意義,不只是瞭解有哪些技巧與設計,而是需要瞭解技巧與要素如何產生有意義行動。
  • Ciborra (1998) 認為現象學觀點的缺乏是領域內研究的缺點。
  • Coyne (2002)
  • Eaglestone, et al., (2001)

Note

  • 感覺上,如果Wilson是在批判LIS對哲學基礎的不重視的話,他是重重拿起,輕輕放下。

Meta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