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ainst method / Feyerabend (1975)

Citation - Feyerabend, P. (1975). Against Method (反對方法)

Keyword -

中文版導言, xxix

成功的研究沒有標準步驟

成功的研究並不服從一般的標準;它時而依靠一種策略,時而倚重另一種計謀;行動者並不總是知道所採取的步驟是否促進研究的進步,也並不總是知道規定什麼算作進步的標準。

P3

這樣,就有可能創造一種傳統,它由嚴格的規則結成一體,還在一定程度上取得了成功。但是,維護這樣一種傳統而排斥其餘一切,這能讓人稱心嗎?難道我們應當給予它處理知識的專有權,以致用其他方法獲得的結果都被一起拋諸腦後嗎?科學家們一直固守在他們按此狹隘方式界定的傳統界限之內嗎?這就是我打算在本文中出的問題。我對這一些問題的回答將是一個堅定而響亮的不字。

P11

先行動,才理解

人們常常想當然地以爲,對新思想的清晰析而又明確的理解是一而且應該是一先於對它們的表述(formulation)和對它們的帶規定性的表達(institutional expression)。首先,我們有一個觀念,或一個問題,然後我們行動,即說話、建設或者破壞。然而,這無疑不是小孩發展的方式。他們使用語詞,組合它們,玩弄它們,直至領會他們迄今尚不知道的一個意義。而這最初的遊戲活動是最終的理解行動的一個必要前提。

P11

創造與理解是不可分割的

創造一個事物,以及創造加上對關於該事物的一個正確觀念的充分理解,每每是同一個不可分割的過程的兩個組成部分,兩者一且分離,過程的進行就會停止。這過程本身並不受一個明確的程序指導,也不可能受這種程序指導,因爲它包括實現一切可能程序的條件。它倒是受一種朦朧的衝動、一種「激情」(passion)(齊克果[Soren Kierkegaard)) 指導。這激情引發一些特殊行爲,而它們又創造了分析和解釋這過程、使這過程成爲「合理的」所必需的境況和觀念。

file link - Google Schloar, XX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