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信息构建对情报学的影响 / 周晓英(2003)

Citation - 周晓英(2003)。论信息构建对情报学的影响。情报理论与实践,26(6)。

Keyword - 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與資訊科學有關係的正面舉證

1. 北極熊書中所列舉的資訊架構技術,都與資訊科學中資訊組織的專業相關。 2. 網際網路時代IA的先鋒許多來自於資訊科學領域 3. 許多IA相關職業統計研究顯示,資訊科學作為資訊架構專業背景有其正當性。 4. 歷來IA高峰會由資訊科學的學會:美國資訊科學技術學會舉辦。

从信息构建的经典著作《万维网的信息构建》(Information Architecture for World Wide Web)到众多网络IA研究资源的研究成果都表明,信息构建的研究重点在于:信息组织、信息标识、信息导航和搜索系统的设计,词典设计和元数据,方便用户查找和使用信息。(p.481)


创作了信息构建最早的系统性理论的经典著作《万维网的信息构建》一书的作者L. Rosenfeld 和 P. Morville 先生均为密歇根大学图书情报专业硕士; A. Dillon 先生来自得克萨斯大学信息学院,D. Lathan 先生来自佛罗里达州立大学信息研究学院; 美国情报科学技术学会会刊的IA专集中,有9篇文章共16位作者,其中7位来自于图书情报学院,占43.75%。从信息构建的研究队伍看,图书馆学情报学专业人士、情报学学术团体是IA研究队伍的主要构成成分,情报学学术界已经在自觉地担当起推动IA研究和实践发展的重任。(p.481)


不少调查结果表明,尽管不是所有的信息建筑师都强调具备图书馆学、信息管理、信息系统、情报学方面的知识背景,但不少人认为这些背景知识对信息建筑师而言是必要的。(p.481)

IA對資訊科學的影響

A. Dillon (2002) 先生在他发表的论文《美国情报科学技术学会会刊的信息构建研究:我们从何而来?》中说: IA的研究代表了各种思想和观点的一种混合,这种混合是非常重要的和激动人心的,它将成为信息研究学科领域的传统专业之间联系的桥梁。不管这个领域将来有怎样的标签,IA 的问题必须受到关注,因为这将帮助我们重建情报科学的未来。(p.482)

作者歸納有四類影響:

  • 促进情报学由系统观向认知观的转变
  • 突破传统的用户研究的思维框架
    • 对信息用户重新加以认识
    • 关注信息创建者、信息以及用户三方的互动和交互
    • 信息组织过程中充分考虑用户的思维逻辑
  • 进一步丰富了情报学的研究内容
  • 挑战传统的信息管理人才培养模式

既有使用者研究的問題:

对情报学的用户研究成果的分析发现,目前的信息用户研究存在两个问题: 一是很多的研究成果将用户看作是信息机构的信息服务对象,用户是定位在信息机构或图书馆的用户、定位在文献的用户而不是更为普通的信息的用户上;二是信息的提供者和信息服务者将用户当成被动的接受者,传递者是主动的,虽然也强调根据用户的信息需求提供信息,但更多的只是考虑用户对信息的需要,较少考虑用户接受信息的过程以及如何通过信息的传输过程提高吸收信息的效果。(p.483)


IA的信息组织与图书情报部门的信息组织有没有差异呢? 笔者在分析了大量的关于信息构建的研究资料后,得出的结论为:信息建筑师的信息组织与图书馆员的信息组织的确有着某些差别,最根本的一点是两者的目的具有微妙的差别,因而实现信息组织的方式也有一定的差别。图书馆员眼中的信息组织是实现这样一个目标:让每一份信息有着确切的、惟一的位置,以便以后的提取;而信息建筑师眼中的信息组织的目的是:按照用户使用信息的特点来组织信息,让每一份信息更好地为用户所感知和最大可能地促进利用。(p.483-4)

信息构建对悄报学提出的要求

note: 原題名如此,但我認為這邊主要講的是,IA認為「圖書館事業/學科」應該要怎樣加強?

作者歸納:

  • 保证信息的可理解性
  • 将倍息传播过程看作是一个未完成的过程:
    「即如果没有用户感知其中的信息、领悟其中的内容、理解和利用其中的信息,信息的传播过程就没有完成。(p.485)」
    「将信息传播过程看成是一个未完成或期待完成的过程还意味着:容纳信息和传播信息的信息结构的优劣不仅仅以信息组织的逻辑性和科学性作为评价标准,而要以信息的可用性、易用性、清晰性、可理解性为重要的标准。(p.485)」
  • 增强创建有用信息的能力
    「情报学研究不能满足于只有强大的传输信息的能力而无创建有用信息能力的现状。目前应该开发的情报学领域是:如何增长见识和增强能力,促进对所传递信息的可感知性和可理解性,将数据转变为可用的信息,将信息转变为知识。(p.485)」
  • 信息组织不能只浦足于信息的序化
    「沃尔曼先生认为: “当前存在一种误解,认为有序是解决间题的良方。也就是说,如果能按照一种更为有序的方式发送信息,就可以使它更容易理解。事实上,有序并不是理解的保障,而且有时恰恰相反’」(p.485)
    「信息组织追求的目标不是信息的精确有序,而是便于用户做出信息价值和相关性判断,便于用户提取和利用。在某些条件下这两者能够统一起来,表现为序化后的信息易于理解和判断,而在另一些条件下,这两者有冲突,表现为序化后的信息仍然难于理解和判断。」(p.486)
  • 重视信息的展示方式
  • 开展多学科协同研究

Note

file link - Google Schloar, XX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