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ferred reading [偏好解讀]

一個文本可以有許多不同的解讀,但通常都只會「比較喜歡」(prefer)其中一種解讀方式。

Stuart HallDavid Morley, 根據 Parkin 的意義系統論,認為聽閱人在解讀電視內容時,會有三種解讀類型:

  • 優勢霸權(dominant-hegemonic): 即偏好解讀,聽閱人完全根據編碼者的設定接受文本的意義。
  • 協商解讀(negotiated reading): 雖然知道優勢編碼的意思,但會用聽閱人自己的社會條件進行解讀。
  • 對立解讀(oppositional reading): 反對偏好解讀。

Fiske & O'sullivan 舉女性圖像廣告的例子。偏好解讀是視女性為性、母親等自然又吸引人的情境。若一個中產階級職業婦女,可能會用協商解讀來看,雖然大致同意偏好解讀的意圖,但保留自己有解讀的權力。若是一位女性主義者,就可能出現對立解讀,認為這是男性物化與剝削女性的明證。廣告訊息對於產品購買動機的效果,在這三種解讀上並不相同。1)

Eco (1981) 認為有兩種文本,開放的與封閉的。封閉的文本希望讀者只用一種方法解讀,而開放的文本需要我們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解讀。封閉文本是流行的、大眾文化的,多屬於大眾傳播媒體的;開放文本是學問高深的、精緻文化的。2)

Note

(maybe, 未查證: Hall的用法,指聽閱人偏好如何解讀;Fiske的用法,是文本如何希望人們如何解讀。因此Fiske會援引Eco的開放封閉文本論。)

1)
O'sullivan, T., Hartley, J., Saunders, D., Montgomery, M., & Fiske, J. (1997). 傳播及文化研究主要概念. 頁307-8
2)
O'sullivan, T., Hartley, J., Saunders, D., Montgomery, M., & Fiske, J. (1997). 傳播及文化研究主要概念。頁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