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Last revision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20 15:30]
xxc [P90]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20 15:31]
xxc [P91]
Line 54: Line 54:
 **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 **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
  
-從某種意義上講,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無論怎樣調整改革或革命的方式,轉型期都少不了犧牲品。+從某種意義上講,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無論怎樣調整改革或革命的方式,轉型期都少不了犧牲品。
  
 +=== P92
 +**二十世紀初是憲政破壞的時代**
 +
 +> 他們留下的考察報告仍然是西方憲政研究的最可靠的紀錄,概括英、美、法、德、日、俄的政體特徵,都能抓住要點。雖然同樣的研究在此後百年層出不窮,但可信度反而每況愈下了。主要原因有二。即使在西方,憲政的黃金時代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其 一,「短暫的二十世紀」,以憲政破壞和暴政橫行為主要特徵,即使冷戰的結束也沒有完全恢復一戰以前的盛況。二十世紀的東方人仍然認為西方是憲政的楷模,主要因為西方的地板高於東方的天花板,橫向比較的優勢足以掩飾縱向發展的惡化和退化。其二,後來的考察者不如他們在晚清的前輩誠實。五大臣確實想弄清西方政體的奧祕,他們的報告是寫給自己人看的。後人的目的通常是忽悠政治家或民眾,塑造一個有利於某種眼前政治。
 === P102 === P102
 **使人民恐懼得到愛戴,收買人民得到敵人** **使人民恐懼得到愛戴,收買人民得到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