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Next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Last revision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20 15:25]
xxc [P164]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20 15:31]
xxc [P91]
Line 29: Line 29:
 張佩綸的性格非常典型,科舉時代的優等生多半這樣。他們聰明博學,但對社會懵懵懂懂,既驕傲又敏感,成功就目空一切,失敗就心灰意懶,分析問題時頭頭是道,解決問題時一曝十寒,做文學家比做官更合適,卻免不了做官和做官而失敗。最後,戰勝他們的人物往往屬於袁世凱的類型,比較遲鈍愚蠢,但有更多的耐性和毅力。 張佩綸的性格非常典型,科舉時代的優等生多半這樣。他們聰明博學,但對社會懵懵懂懂,既驕傲又敏感,成功就目空一切,失敗就心灰意懶,分析問題時頭頭是道,解決問題時一曝十寒,做文學家比做官更合適,卻免不了做官和做官而失敗。最後,戰勝他們的人物往往屬於袁世凱的類型,比較遲鈍愚蠢,但有更多的耐性和毅力。
  
 +== 馮國璋
 === P80 === P80
-**好的統治者**+**缺乏馬基維利主義才能的普通人,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
  
-因為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不能區分政治道德和私人道德,也理解不了為什麼權力的實質不同於權力的形式,因此他做不了優秀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浪費了馬基維利主義者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然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他的德行充分體現於以下事實:攻擊他的人很多,他的地位又適合吸引攻擊,然而最嚴重的指責不過貪財,涉及的事情又是 「三海賣魚」之類明顯的捏造。好的統治者必須是形式主義者,而且不應該太聰明。知識分子那種穿透形式看實質的解構能力,對良治美俗而言就像瘟疫一樣危險。+> 馮國璋卸任後放棄了政治,致力於實業,最後死於普普通通的肺炎。這種死亡方式非常符合他的畢生行跡,因為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不能區分政治道德和私人道德,也理解不了為什麼權力的實質不同於權力的形式,因此他做不了優秀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浪費了馬基維利主義者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然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他的德行充分體現於以下事實:攻擊他的人很多,他的地位又適合吸引攻擊,然而最嚴重的指責不過貪財,涉及的事情又是 「三海賣魚」之類明顯的捏造。好的統治者必須是形式主義者,而且不應該太聰明。知識分子那種穿透形式看實質的解構能力,對良治美俗而言就像瘟疫一樣危險。
  
 +== 端方
 === P89 === P89
 **暴發戶** **暴發戶**
  
-樹小牆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樹小牆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 
 + 
 +=== P90 
 +**舊學底子淺,容易轉型** 
 + 
 +> 新政是大勢所趨,比儒家的老一套更有前途。他在舊學方面積累不多,反而更方便轉型。 
 + 
 + 
 +**體貼上級面子** 
 + 
 +> 尤其重要的是,他懂得怎樣體貼朝廷的尷尬處境,更懂得替朝廷顧面子、找說法。太后既要論證戊戌變法不對,又要論證庚子排外也不對,自己沒有辯證法的頭腦,還得在臣民面前維持一貫正確的形象,日子其實並不好過。體貼的大臣要學會怎樣面不改色地說出以下的話……
  
 === P91 === P91
 **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 **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
  
-從某種意義上講,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無論怎樣調整改革或革命的方式,轉型期都少不了犧牲品。+從某種意義上講,經歷這種劇變的世代是注定要倒霉的。無論怎樣調整改革或革命的方式,轉型期都少不了犧牲品。 
 + 
 +=== P92 
 +**二十世紀初是憲政破壞的時代**
  
 +> 他們留下的考察報告仍然是西方憲政研究的最可靠的紀錄,概括英、美、法、德、日、俄的政體特徵,都能抓住要點。雖然同樣的研究在此後百年層出不窮,但可信度反而每況愈下了。主要原因有二。即使在西方,憲政的黃金時代也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其 一,「短暫的二十世紀」,以憲政破壞和暴政橫行為主要特徵,即使冷戰的結束也沒有完全恢復一戰以前的盛況。二十世紀的東方人仍然認為西方是憲政的楷模,主要因為西方的地板高於東方的天花板,橫向比較的優勢足以掩飾縱向發展的惡化和退化。其二,後來的考察者不如他們在晚清的前輩誠實。五大臣確實想弄清西方政體的奧祕,他們的報告是寫給自己人看的。後人的目的通常是忽悠政治家或民眾,塑造一個有利於某種眼前政治。
 === P102 === P102
 **使人民恐懼得到愛戴,收買人民得到敵人** **使人民恐懼得到愛戴,收買人民得到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