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Next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Next revision Both sides next revision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13 17:07]
xxc created
study:9789869335348 [2020/12/20 15:30]
xxc [P90]
Line 29: Line 29:
 張佩綸的性格非常典型,科舉時代的優等生多半這樣。他們聰明博學,但對社會懵懵懂懂,既驕傲又敏感,成功就目空一切,失敗就心灰意懶,分析問題時頭頭是道,解決問題時一曝十寒,做文學家比做官更合適,卻免不了做官和做官而失敗。最後,戰勝他們的人物往往屬於袁世凱的類型,比較遲鈍愚蠢,但有更多的耐性和毅力。 張佩綸的性格非常典型,科舉時代的優等生多半這樣。他們聰明博學,但對社會懵懵懂懂,既驕傲又敏感,成功就目空一切,失敗就心灰意懶,分析問題時頭頭是道,解決問題時一曝十寒,做文學家比做官更合適,卻免不了做官和做官而失敗。最後,戰勝他們的人物往往屬於袁世凱的類型,比較遲鈍愚蠢,但有更多的耐性和毅力。
  
 +== 馮國璋
 === P80 === P80
-**好的統治者**+**缺乏馬基維利主義才能的普通人,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
  
-因為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不能區分政治道德和私人道德,也理解不了為什麼權力的實質不同於權力的形式,因此他做不了優秀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浪費了馬基維利主義者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然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他的德行充分體現於以下事實:攻擊他的人很多,他的地位又適合吸引攻擊,然而最嚴重的指責不過貪財,涉及的事情又是 「三海賣魚」之類明顯的捏造。好的統治者必須是形式主義者,而且不應該太聰明。知識分子那種穿透形式看實質的解構能力,對良治美俗而言就像瘟疫一樣危險。+> 馮國璋卸任後放棄了政治,致力於實業,最後死於普普通通的肺炎。這種死亡方式非常符合他的畢生行跡,因為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他不能區分政治道德和私人道德,也理解不了為什麼權力的實質不同於權力的形式,因此他做不了優秀的馬基維利主義者,浪費了馬基維利主義者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然而正因為如此,他才是一位好的統治者。他的德行充分體現於以下事實:攻擊他的人很多,他的地位又適合吸引攻擊,然而最嚴重的指責不過貪財,涉及的事情又是 「三海賣魚」之類明顯的捏造。好的統治者必須是形式主義者,而且不應該太聰明。知識分子那種穿透形式看實質的解構能力,對良治美俗而言就像瘟疫一樣危險。
  
 +== 端方
 === P89 === P89
 **暴發戶** **暴發戶**
  
-樹小牆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樹小牆新畫不古,此人必是內務府。 
 + 
 +=== P90 
 +**舊學底子淺,容易轉型** 
 + 
 +> 新政是大勢所趨,比儒家的老一套更有前途。他在舊學方面積累不多,反而更方便轉型。 
 + 
 + 
 +**體貼上級面子** 
 + 
 +> 尤其重要的是,他懂得怎樣體貼朝廷的尷尬處境,更懂得替朝廷顧面子、找說法。太后既要論證戊戌變法不對,又要論證庚子排外也不對,自己沒有辯證法的頭腦,還得在臣民面前維持一貫正確的形象,日子其實並不好過。體貼的大臣要學會怎樣面不改色地說出以下的話……
  
 === P91 === P91
Line 84: Line 96:
 林語堂寫渦一篇諷刺小品 〈一張字條的寫法〉,描寫自己同類的可笑嘴臉。他老人家為了修理紗窗,試圖給木匠寫一張字條,用盡了新文化的各種文體,包括新派作家當中最流行的普羅大眾體,結果溝通障礙跟桐城派古文和文選派駢文一模一樣,「大眾」的木匠完全不懂,最後還是只有用土語傳話。 林語堂寫渦一篇諷刺小品 〈一張字條的寫法〉,描寫自己同類的可笑嘴臉。他老人家為了修理紗窗,試圖給木匠寫一張字條,用盡了新文化的各種文體,包括新派作家當中最流行的普羅大眾體,結果溝通障礙跟桐城派古文和文選派駢文一模一樣,「大眾」的木匠完全不懂,最後還是只有用土語傳話。
  
 +== 章太炎
 === P164 === P164
 **章太炎發明 「中華民國」的概念** **章太炎發明 「中華民國」的概念**
  
-章太炎在日本發明了 「中華民國」的概念,為革命黨人搶占了意識形態鬥爭的制高點。大清本來以正統自居,把革命黨列為境外敵對勢力 (尤其是日本) 扶植的顛覆分子;經過章太炎的創造性逆襲,自己反而淪為最大的境外敵對勢力和華夏文明的宿敵。+章太炎在日本發明了 「中華民國」的概念,為革命黨人搶占了意識形態鬥爭的制高點。大清本來以正統自居,把革命黨列為境外敵對勢力 (尤其是日本) 扶植的顛覆分子;經過章太炎的創造性逆襲,自己反而淪為最大的境外敵對勢力和華夏文明的宿敵。 
 + 
 +=== P166-168 
 + 
 +**簡單粗暴的二元對立最容易傳播** 
 + 
 +> 章太炎再次回到日本以後,發現他釋放的思想病毒已經比自己還要強大了。「韃虜」、「華夏」與「漢奸貳臣」、「黃帝子孫」的二元對立已經深入人心,「日親滿疏」已經變成了歷史和現實的金科玉律。自古以來不動腦筋的群眾早已忘記思想病毒的發明家,以為這一思想框架都是自古以來天經地義的。大清的支持者雖然表現比建國以來的任何時代都要溫良恭儉讓,卻發現建國時期的罪孽都落到自己頭上了,無論自我澄清或是主動切割,成本都比簡單粗暴的二元對立高得多。 
 +>  
 +> 梁啟超沒有多少理由熱愛大清,但不能忘情於大清的版圖,看清了「黃帝子孫」的理論早晚會導致帝國的解體,決定發明「中華帝國」、「中華民族」的同生態位概念,與「中華民國」、「黃帝子孫」展開競爭,從而壓抑後者。 雙方的支持者大戰了N個回合,總體後果對革命黨有利。有一點相當重要,你只有在理解了梁啟超的意思以後,才有可能支持(也有可能不支持他)。而章太炎的支持者根本不用理解他的意思,只需要討厭「滿洲賤種」就足夠了。 
  
 === P236 === P236
Line 125: Line 147:
 {{tag>history}} {{tag>history}}
  
-**file link** - [[google.s>9789869335348|Google Schloar]], [[xxcfile>9789869335348|XX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