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Next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social_epistemology [2013/05/05 08:42]
Charles Chen [Metadata/Backlinks]
social_epistemology [2016/10/22 20:11] (current)
Line 4: Line 4:
 * 資訊科學家 [[:​people:​Jesse H. Shera]] 和 [[:​people:​Margaret Egan]] 於 1952 第一次提出這個詞。 * 資訊科學家 [[:​people:​Jesse H. Shera]] 和 [[:​people:​Margaret Egan]] 於 1952 第一次提出這個詞。
  
-== Shera-Egan +== Shera 
 +* 最早提出這個詞。但原本用意是為圖書館學建立學科的理論性基礎。
 * 社會認識論研究的是:「認識的過程。社會作為一個整體,​ 通過這些過程尋求達到一種與全部環境--物理的、心理的和知識的--相關聯的理解或認識。」((Budd,​ J. M.、李紅霞 (2003)。 杰西·謝拉,​社會認識論和實踐。國外社會科學, 2003(1)。頁105)) ​ * 社會認識論研究的是:「認識的過程。社會作為一個整體,​ 通過這些過程尋求達到一種與全部環境--物理的、心理的和知識的--相關聯的理解或認識。」((Budd,​ J. M.、李紅霞 (2003)。 杰西·謝拉,​社會認識論和實踐。國外社會科學, 2003(1)。頁105)) ​
 * 社會認識論能夠成為資訊服務事業的理論基礎。 * 社會認識論能夠成為資訊服務事業的理論基礎。
 * 傳統的認識論以個人認識活動與交流為基礎。而社會認識論則探討群體對群體的交流,「這意味著在每一個群體之中,​ 在幾個學者和專業人員群體之間,​ 在學者群體與各種開業者、管理者、教育者和平民大眾群體之間,​ 必須有適當的目錄學交流。((Budd,​ J. M.、李紅霞 (2003)。 杰西·謝拉,​社會認識論和實踐。國外社會科學, 2003(1)。頁105)) 」資訊工具與機構,如目錄、索引、圖書館在此扮演重要的角色。 * 傳統的認識論以個人認識活動與交流為基礎。而社會認識論則探討群體對群體的交流,「這意味著在每一個群體之中,​ 在幾個學者和專業人員群體之間,​ 在學者群體與各種開業者、管理者、教育者和平民大眾群體之間,​ 必須有適當的目錄學交流。((Budd,​ J. M.、李紅霞 (2003)。 杰西·謝拉,​社會認識論和實踐。國外社會科學, 2003(1)。頁105)) 」資訊工具與機構,如目錄、索引、圖書館在此扮演重要的角色。
- 
  
 == 知識 == 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