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Next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scardamalia-bereiter_model [2007/12/09 14:56]
Charles Chen created
scardamalia-bereiter_model [2016/10/22 20:12] (current)
Line 1: Line 1:
 +==Scardamalia-Bereiter ​ model (writing process)==
 +[[:​Hayes-Flower model]]主要描述一個完整的、有技巧的書寫者的書寫歷程。但是並非所有人都具有這些複雜交互的書寫歷程工作。熟練者與生手之間的認知歷程差異也是一個值得重視的研究問題。
  
 +===knowledge telling===
 +
 +Scardamalia & Bereiter (1986)在對書寫的生手進行的研究,發現學童大部分使用的書寫策略是使用「知識陳述(knowledge telling)」這種最簡化的書寫歷程模式,與 Flower-Hayes 複雜的「概念產生(idea-generation)」大不相同。知識陳述,或「關聯式書寫(associative writing)」(Bereiter,​ 1980)是寫作生手所採取的書寫方式。這類書寫的目標只是將書寫者記憶中所有的內容全部都寫出來。這種書寫目標適合於描述某事件,但是對於論證或議論目的,卻是不恰當的。這類「知識陳述」方式是由對孩童與小學生的書寫研究所發現到的,但並非只有幼童會使用這種書寫策略,領域專家也可能使用這種書寫策略;如相關研究有提出某個電腦程式專家書寫電腦軟體使用手冊的案例,結果這位專家寫出來的手冊只有專家才能看得懂。這種案例在日常生活中也隨手可見,最會操作某軟體的熟手,並非一定是最好的軟體使用教師。在這種案例中,專家的確如實的陳述其知識內涵,但是對讀者而言卻不一定能接受。該研究亦比較了同一個文本由專業作家所改寫的部分,改寫的版本參考了一些讀者的意見,比較以讀者的角度說明相同概念,組織上也較為明確,並且加入了一些專家未列入的資訊內容。
 +
 +knowledge-telling 書寫所設定的目標是「提取資訊」導向的,即書寫者認為書寫的目標,可透過將資訊自記憶中提取出來即可。因此呈現出「定義任務-目標-建構問題-提取-陳述」此一書寫方式。這種模式中,作者主要的認知工作在於提取記憶中存在的知識內容,並依此提取結果作為聯結下一項提取問題的線索。{{ :​study:​writing_knowledge-telling.png?​460 |:​study:​writing_knowledge-telling.png}}
 +
 +===knowledge transforming===
 +
 +而進階的書寫方式,知識轉換模式(knowledge-transforming),由內容知識與交談知識相互作用。即,書寫任務將會參考個人所擁有的內容知識與在社會互動中所建立的交談知識,綜合由兩個不同的問題空間所提取出的知識,在進行書寫的陳述工作。
 +{{ :​study:​writing_knowledge-transforming.png?​460 |:​study:​writing_knowledge-transforming.png}}
 +
 +
 +===compare Hayes-Flower===
 +
 +Scardamalia-Bereiter模式,與Flower-Hayes模式比較起來有二:
 +* 一是說明生手與熟手在書寫歷程中的不同;
 +* 二是將書寫所需要的知識區分為「內容知識」與「交談知識」,並說明這兩類知識在書寫歷程中所扮演的地位。
 +
 +{{tag>​cognitive_psychology writing_proc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