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fferences

This shows you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wo versions of the page.

Link to this comparison view

Both sides previous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Next revision
Previous revision
redundancy_information [2013/03/02 08:57]
Charles Chen [redundancy information (informatics)]
redundancy_information [2016/10/22 20:12] (current)
Line 5: Line 5:
 [[:​information theory|資訊理論]]中的冗餘,由[[:​people:​Glaude Shannon]]與Weaver (1949)所提出。在資訊學中,冗餘資訊能抵銷雜訊所造成的訊號漏失,因此可以訊息更精確。如:「我姓林,雙木林。」後面一句比起前面更冗餘,但比起前一句可以讓聽者更清楚是「林」。 [[:​information theory|資訊理論]]中的冗餘,由[[:​people:​Glaude Shannon]]與Weaver (1949)所提出。在資訊學中,冗餘資訊能抵銷雜訊所造成的訊號漏失,因此可以訊息更精確。如:「我姓林,雙木林。」後面一句比起前面更冗餘,但比起前一句可以讓聽者更清楚是「林」。
  
-Fiske() 認為 redundancy 也能強化社會聯繫。如兩人見面互道「你好」是冗餘的,但有其社會功能。但我認為 Fiske 的用法偏離 Shannon & Weaver 原先的旨趣。關鍵在於,判定[[:​phatic communication|社交傳播]]是不是一種沒有意義的訊息?​ 在資訊系統工程領域,redundancy 也被翻譯為「備援」,可能更接近資訊理論的本意。由「備援」這個角度而言,社交傳播並非原本意義的備援,而有自己在傳播上的意義與功能。因此,不能把社交功能作為一種資訊理論上的 redundancy 。+Fiske(1994) 認為 redundancy 也能強化社會聯繫。如兩人見面互道「你好」是冗餘的,但有其社會功能。但我認為 Fiske 的用法偏離 Shannon & Weaver 原先的旨趣。關鍵在於,判定[[:​phatic communication|社交傳播]]是不是一種沒有意義的訊息?​ 在資訊系統工程領域,redundancy 也被翻譯為「備援」,可能更接近資訊理論的本意。由「備援」這個角度而言,社交傳播並非原本意義的備援,而有自己在傳播上的意義與功能。因此,不能把社交功能作為一種資訊理論上的 redundancy 。
  
-> 有助於進行精確編碼或加強社會聯繫--或兩者兼有之而加進某個訊息或文本的可預計內容(predicatbility)。(Fiske,​ )+> 有助於進行精確編碼或加強社會聯繫--或兩者兼有之而加進某個訊息或文本的可預計內容(predicatbility)。(Fiske, ​1994)